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莫愁的狠心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莫愁的狠心
江南水乡,鱼米之乡,人杰地灵。嘉兴城乃江南最大经济贸易中心,人口富足,常见商贾泛舟于江上,周围百姓指指点点,驻足观看,好不热闹。忽商船倒转,门帘四开,内中转出无数美貌少女,或舞折扇,或吹玉箫,或举绣球,或抚古琴,端的是形态各异,莺莺燕燕。惹得周围众人大声叫好。恰在此时,街坊临间转出一名女子,该女子穿着道服,色彩与之船上众女相去甚远,可其年纪似乎还较船上众女要小一些,大约只有十七八岁年纪,如此刚过碧玉年华的少女竟然穿着一身道袍,着实有些古怪。少女见了船上众女富态,并无向周围众人一样喝彩,只是嗤笑一声,暗道只是些花拳绣腿,谁知几日后又被那个负心汉玩弄于鼓掌之下,师傅说的果然不错,天下男人皆禽兽,暗自摇着头渐渐远去。却说此女唤作李莫愁,乃古墓门下,由于终日在山中修习武功,早对外头的花花世界心生憧憬。然师傅严厉,只此不许。而李莫愁却使得机灵。早在古墓中布下暗道。现趁师傅新亡,无人掌门之际,偷偷溜出古墓下山,来到嘉兴。不想半路遇一伙匪徒。也是李莫愁粗心大意,被劫了钱财,故有方才此番言语。却说李莫愁走在半路,腹中饥饿,身上又无分文,无从在客栈酒家饱食。正迷茫间,忽远处飞过三五只野鸡。李莫愁忙追上去,却见一虎头狼追至,只三两下,野鸡尽数为其叼走。李莫愁大怒,骂道:「死狼儿,欺吾太甚,看我不把你一块儿捉住烤了吃。」说罢展开轻功便追过去。追不下两三里,忽闻芦苇丛间有些许人声。李莫愁小心翼翼,拨开芦苇察看。却见两名黑汉,面对而坐。一人拖着葫芦畅饮正酣,一人只是抚摸狼头,那泼狼竟似见到亲身爹妈一般,乖顺得很,哪有方才叼鸡时的架势?李莫愁初见两人,便觉相貌略熟,似乎哪里见过。细细想来,恍然大悟。原来此二人便是在她下山之时路上劫了她钱财的匪徒之中二人。当下大怒,娇喝一声冲出芦苇。那二黑汉吓了一跳,却见一道姑模样的女子闪出来,随即哈哈大笑,那饮酒汉子还道:「出家人常以慈悲为怀,莫要在这里唬了些阿猫阿狗。」「出家你个大头鬼!」李莫愁杏眼圆瞪,便冲将上来,手舞拂尘,急往喝酒汉子脸上罩去。喝酒汉子个头魁梧,身法却一点也不慢,闪身躲过,恰巧此时抬头看见李莫愁生的花容月貌,好生漂亮,便调戏道:「兀那小娘子,看你那细皮嫩肉的样子莫不是街坊卖艺的青楼女扮作道姑?快来与我跳一段,便饶你一次。」李莫愁银牙紧咬,更不打话,朝汉子猛攻而去。那饮酒汉子虽身手矫健,那也是寻常人等,那里敌得过李莫愁?只一招,便败下阵来,边逃边道:「快来帮忙!这娘们好生厉害!」「便是你二人一起上,我一只手也能将你们杀了。」李莫愁哼道。「哇呀呀呀!竟敢小噓吾二人,气死我也!」两人一拥而上。李莫愁故意卖个虚招,往拂尘往二人面门扫去,在二人慌忙抵挡之际,忽然拂尘下压,在空中改变路线,径直往其中一人的跨下鼠蹊处桶去。此乃李莫愁最善用的声东击西之计,打得是措手不及,一击得胜。且李莫愁最喜阴招,常常往别人下三路招呼,出招狠辣歹毒。一般人还真受不了。那被拂尘击中的汉子顿时抱着腿嗷嗷嚎叫起来。李莫愁一击得胜,攻势却不减。她将拂尘挡住另一名汉子的视线,然后突然毫无征兆的踢出一腿,径直往饮酒汉子的跨下裆部袭去。饮酒汉子毫无防备,被一脚踢中裤裆部为,虽然他方才双手捂档,没有直接命中,但大汉手指还是震的疼痛难忍,好似骨折。软软的垂在一边。李莫愁一击即收,同时另一腿立时而起,这一下没有任何阻碍,直接命中。饮酒汉字缓缓的倒在地上,双眼圆睁,面目扭曲,嘴唇上也开始哆哆嗦嗦,嘴里不停的哀嚎:「哎呦,你个臭道姑,下脚这么狠,哎呦,我的卵!」另一名汉子也觉事情不妙,大喝:「臭娘们,对我兄弟做了甚!」李莫愁哼道:「却是他咎由自取。」 「哼!」汉子怒哼一声,恰待发作。不想李莫愁速度更快。拂尘阴往他面门扫去。汉子急躲。不想又中招了,李莫愁又一记裙里飞腿使出来,想要故伎重演,如法炮制击倒对方。好在早有防备,汉子从兜中掏出一巴掌大小的硬石块,便往李莫愁腿上砸去,心道这回怎么也会让你骨断筋折了吧。李莫愁全然不顾,一脚猛踢在石上,强大的力道使得汉子手上竟拿不稳,扑通一声掉落地上,手掌上阴被划破,鲜血淋漓。李莫愁又一脚朝汉子下身蹬去。汉子急夹腿,夹住了李莫愁的鞋子,鞋尖距裤裆处不足一寸,阴卵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致命一击。汉子刚要舒口气,却见李莫愁笑了一下,似有所指。下一刻汉子只觉得关键处火烧一般难忍,忙往下一瞧,只见李莫愁鞋子上不知何时突出一根银针,针尖恰好刺入裤裆之中。「嗷嗷嗷!」汉子惨嚎一声滚倒在地,却觉裆处愈肿愈大,似有异物欲破体而出,忙拔下裤子,只见胯下阳具又红又黑,龟头处还有丝丝黑点,霎是恐怖。汉子见了也不敢相信,大声惨叫不止。李莫愁听的烦了,也不说话,只是看似轻飘飘的往大汉裸露着的裆部补了一脚。大汉看着越来越近想要躲开,不想身体纹丝不动,仿佛被点穴了似的。原来这是李莫愁的独门机关,将门派祖传的利器,冰魄银针藏于鞋内,一旦刺中目标便会产生麻痹效果,不仅身体无法动弹,如果命中的地方是男性生殖器的话那么还能破坏其中经脉,使其长期肿大。李莫愁一记横踢中中的踢中肿大的阳具根部,几乎将其踢飞。大汉嗷嗷惨叫的愈发强烈,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很难想象一身宽体胖的巨汉竟然会被一纤纤弱小的女子打成这样。李莫愁脚下毫不留情,啪啪啪的十几脚,每一下都精准的命中目标,配合上内力,给下体制造了不可修复的损害。一轮前蹴未毕,汉子的阳具竟然从中间噗的炸开,精阳混合着血水从内喷泉一般涌出,溅落满地。大汉撕心裂肺的惨嚎数声,便昏厥过去。下体处早阴是皮开肉绽,鲜血弥漫。李莫愁最后慢慢走向大汉鲜血淋漓的下身,右足抬起,准确的找中了两颗阴卵的位置,足尖狠狠抵住。然后猛然发力,噗哧两声,两颗阴卵尽数裂于足尖。大汉最后受此致命一击之后两眼一黑,上黄泉路了。却说那饮酒大汉见李莫愁阴狠如斯,早吓得哆哆嗦嗦,口不能言,就差大小便失禁了。李莫愁解决完大汉了之后,转过头来对着饮酒汉子笑了笑,那笑容,那叫阳光灿烂。可是此时饮酒汉子见到的仿佛罗刹魔女。李莫愁道:「吾这般还是那街坊卖艺的青楼女子不?」大汉口不能言,只是哆哆嗦嗦不止。李莫愁见了他这样子,道:「敢说吾是青楼女子,我看你更像吧。真是软蛋一个!」言未必,她猛然踢出一腿,这一下看似轻飘飘,可其中力道却不可小视。噗哧一声,正中裤裆。裤子几乎都瘪了进去。大汉哎呦一声倒退,几乎飞出去。李莫愁得势不饶人,轻功展开,追上大汉,两手拽着其衣领,大腿处就如捣蒜泥一般的往上猛捣一番。直到汉子嘴角以出来白沫方才放开。汉子一言不语的软倒在地,仿佛虚脱,动弹不得。李莫愁拔下了他的裤子,掏出一根冰魄银针,刺入阳物根部。不一会,就见阳具慢慢涨大,又红又肿,与之前那汉子的无异。饮酒汉子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想要挣扎,却觉浑身麻痹,无法动弹,吓得惨叫。李莫愁缓缓步入其两腿中间,汉子惊恐的目光也逐渐放大。李莫愁抬起右腿,踩在汉子鼠蹊处,慢慢揉碾,缓缓施力。看着阳具在自己足下渐渐变形。大汉的脸上已经鼻涕泪水直流,浑身不停的扭动,却无从摆脱这极刑之苦,只得含着不甘的眼光晕过去。李莫愁并没有因为大汉晕厥而放开,反而脚上还在继续施加压力。足底牢牢的踩着整个下身。通过鞋底的坚硬一点一点的将双卵碾成了肉泥。最后猛力踢断了男根,从而这大汉也做了足下之鬼。做完了这一切之后,李莫愁才大摇大摆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跨过两个大汉的尸体,缓缓离开。